新闻线索: 8218666

广告合作: 8218607

“人肉搜索”不能越界

2013-12-22 16:42:41来源:上海法治报分享到

12月3日,高中女生琪琪从陆丰望洋河桥上跃下身亡。前一天,因怀疑她偷窃服装,女店主将监控视频截图发至微博求人肉搜索。很快,琪琪的个人隐私信息曝光,并成为身边同学朋友指指点点的对象。广东陆丰警方8日立案侦查后,将服装店主刑拘。

“人肉搜索”成了正义光环下的私刑

近年来,借着正义之名,“人肉搜索”成了很多网友的一种习惯。作为一种人工参与和搜索引擎相结合的新型调查方式,这不仅可以满足人们的好奇心,还是公众行使言论自由权和监督权的表现形式,也有不乏诸如“最美乡村女教师”这样的道德楷模因为“人肉搜索”而出名,受到公众的尊崇。

可以说,“人肉搜索”只是一种技术手段,但在实际中常结出违法之果。这是因为“人肉搜索”和任何事物一样有着法律边界。这个边界就在于其所附带的目的和行为不能违反国家的强制性法规,也不能与其他公民的合法权利相冲突,否则将可能构成侵权甚至犯罪。

而在实践中,“人肉搜索”常常异化成了主观定罪的“判决书”,更是行使法外之罚的“通缉令”。一方面,“人肉搜索”所指内容往往真假难辨,如去年8月,一组不雅照指向某县领导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另一方面,即使网友提供信息是真实的,也常常给搜索对象带去生活、工作的种种不便,也将侵害他人利益。

也许有人会质疑,“人肉搜索”是一种监督,何错之有?其实,如果网友只是纯粹为了监督,则应将内容和结果仅提供给相关执法机关或违法者所在单位,这就可以看作是公民在用正当且适当方式行使监督、举报的权利。而将搜索内容、过程和结果进行扩散的附带行为,实际上,已经超过了监督的范围,这是在动用“私刑”,使被人肉者及其家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将饱受社会舆论的苛责。

通过这一事件,我们应当更进一步意识到,网络只是现实社会的衍生,现实所存在的所有法律责任都能映射到网络上。在网络资讯异常发达,虚假、违法信息漫天飞的当下,每个网民都应该建立防范意识。发帖、转帖只在一瞬间,而事后的违法责任追究则可能影响终身。

貌似站道德制高点,背后却是理性、责任与法治缺失

18岁女生不堪“人肉搜索”而选择以自杀自证清白的悲剧,再次彰显了“人言可畏”的网络暴力的巨大杀伤力。如果说涉事服装店店主的无端“诬陷”是导致自杀悲剧的始作俑者,那么那些不假思索、盲目跟风者的“人肉”搜索无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关键作用。

透过事件的发生原委,人们看到的是“疑人偷斧”的先入为主、不明真相的从众起哄、不负责任的人云亦云,貌似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“正义”,背后无疑是理性、责任与法治的缺失。

网络世界的一个不争事实是,只要有人提出“人肉搜索”的请求,几乎毫无例外地都会得到一些网络“热心人”的出手相助,他们在不明事件真相语境下的盲目“帮忙”,甚至不惜动用个人话语权说三道四。胸中无底线,信息不过滤,发声无遮拦,缺乏对个人隐私的起码尊重和对法律法规的基本敬畏,从而催生一些网络暴力事件的发生。

尽管当前警方拘留的肇事者只有服装店的女店主一人,但那些曾经“人肉搜索”的网友,又何尝不应受到良心和道义的拷问?假如网友多一些对事件真相的追问,对网络发声法律责任的担当,假如身边朋友对蒙冤的琪琪多一些信任与宽慰,悲剧或可避免。

少女自杀悲剧让“人肉搜索”的正当性再次受到质疑。网络暴力的实质是网民责任感与法治底线的缺失,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,就需强化对网络行为的依法管理,包括对“人肉搜索”的制度规范。

少女自杀案,别只看到“人肉搜索”

店主和琪琪,一个轻率地打开潘多拉魔盒,一个面对压力选择轻生。面对这起悲剧,许多人将板子打在“人肉搜索”上,但细究起来,问题并非这么简单。

应看到,这起悲剧有多重偶然性。就少女自杀来说,青少年的心理适应能力和维权理性需增强:琪琪认为店主发言和人肉搜索构成诽谤,可要求网站删帖。《侵权责任法》规定,网站方在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,对损害的扩大部分承担连带责任。

对店主而言,将图片发上网络,称图中女孩是小偷,有动用“私刑”之嫌。从法律上说,如果事情只是到此为止,无辜的琪琪可起诉店主侵害名誉权;但若琪琪存在偷窃行为,再去告店主的曝光是侵权,那就算她是未成年人,需要特殊保护,其诉讼请求也会被法院打折扣。

琪琪自杀后,陆丰警方刑拘了店主,抓人的罪名极可能是“诽谤罪”。虽然诽谤罪一般是自诉案件,但今年9月,最高法等一纸《解释》出台后,诽谤案可以按公诉案处理。依罪刑法定原则,追究店主刑责的前提必须是她“捏造”了琪琪偷东西的事实,否则只能作为侵害名誉权的民事案件处理,不能定罪处刑。

不可否认,本案中确有“人肉搜索”因素,但结合具体案件看,不能从整体上斥之为违法。当然动辄“人肉”,将人“网络示众”,有违正义,也需被规范。

耐人寻味的是,当店主被刑拘后,网络又开始了新一轮对店主的“人肉搜索”。“人肉”之下,谁都可能受伤。但法律要兼顾保护公民的隐私权和监督权,必然有一定弹性。实质上,许多个案中的是非,应结合具体案情作判断,“人肉搜索”惹祸,本质上也是依附于法律素养与理性认知的缺失。

当事人也要增强“抵抗力”

综观本案,犯罪嫌疑人女服装店主负有不可推卸的首要责任。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擅自把琪琪是“小偷”的信息发布到网络上,并请求网友曝光其个人隐私。此事已严重侵犯琪琪的隐私权和人格尊严权。退一步讲,就算琪琪真的是小偷,她也应该享有隐私权和名誉权,不容不法侵犯。

服装店主发布琪琪是“小偷”信息的行为等于说是将琪琪通过网络审判予以报复性“严惩”,已构成一种事实上侵权和冷暴力。虽然事态发展超出她的初衷,但也应为此担责。舆论可以杀人!千年礼教可以吃人杀人,而网络上的舆论道德法庭审判威力比封建礼教之恶愈甚,网络传播的迅速广泛直接性决定了网络审判的后果严重性。

不仅琪琪受到网络审判的侵害,还有她的家人都会因此而受到严重的影响。因为琪琪的个人信息,包括姓名、所在学校、家庭住址和个人照片均遭到了曝光。同时,网上也不乏批评辱骂之声。

这样的舆论场必然影响到琪琪及她的家人,女服装店主无权发布这样的“通缉令”,其他围观网民也无权跟着盲目起哄辱骂批评。

如何预防这种悲剧发生?一是要明确立法,分清网络监督与个人侵权的界限,加强打击力度。二是当事人个人也要增强“抵抗力”,能正确面对舆论压力,不轻易寻短见。三是网民也要理智发言,不盲从不传播虚假信息,对恶意扩大信息者也要追责。此外,遭受舆论审判围观当事人的亲人、同事、朋友等也要密切关注帮助其摆脱心理压力阴影,及时脱离“人肉”苦海,并走上法律维权之路。